-

“一品國將shgtw”!

麵對袁炎的威脅,軒轅英雄隻是淡淡一笑。

“赤翼候,我話已經說得很清楚。”

“紅蛇,我今天保定了!”

他很清楚,袁家早就要對付他,並且已經和軒轅家聯手。

故而無論自己怎麼做,他和袁家之間必有一戰。

所以對於袁家,他根本不會客氣。

袁家人聞言,眼中不由得湧動殺意。

袁炎怒道:

“那我也告訴你,這個賀家餘孽,我今天殺定了!”

狂暴的殺意,從袁炎的身上激盪而出。

軒轅英雄緩緩站起身來。

他冷冷盯著赤炎。

“我都說了我要保紅蛇,你卻還想要殺她,看來赤翼候你是完全不給麵子了?”

“那好,想要動紅蛇,那就先過我這關!”

軒轅英雄渾身的殺意也猛地釋放出來。

在這一刻,周圍的空氣變得寒冷起來,這個籃球館之中的溫度彷彿下降了數度。

袁炎渾身的肌肉不斷蠕動,他這是在醞釀和凝聚自己的內力。

“外界都傳軒轅國將為軍中第一高手。”

“對於這個傳言,我袁家第一個不服!”

“袁家武藝,纔是真正的天下無敵!”

“我也早就想要和國將交手,看看孰高孰下!”

袁炎說著,一揮手。

袁貪狼、袁巨門和一眾親兵們紛紛朝著後方推開。

他們讓出足夠的場地,來讓軒轅英雄和袁炎較量。

軒轅英雄和袁炎兩人麵對麵站著,淩厲的殺氣在不斷激盪擴散。

紅蛇也帶著童紫嫻後退避讓。

童紫嫻複雜地看了紅蛇一眼,卻最終冇有拒絕紅蛇的好意。

而在場地中。

軒轅英雄和袁炎都是出身行伍,兩人也都有著軍人的鐵血和乾脆。

兩人冇有絲毫廢話,他們在同一時間就已經出手激戰!

隻見袁炎身形一動,整個人猶如一輛鋼鐵戰車一樣朝著軒轅英雄猛衝過來。

他人還未至,拳頭就已經朝著軒轅英雄轟來。

袁炎鐵拳一出,宛如炮彈!

“來得好!”

軒轅英雄雙目一凜,他也毫不猶豫一拳朝著袁炎砸去。

兩人的拳頭在一瞬間就碰撞在了一起。

同時兩人的內力也都瘋狂地爆發而出,順著拳頭朝著對方凶猛轟砸而去。

“嘭!!!!!”

巨大的爆響炸起!

一時之間,以軒轅英雄和袁炎兩人為中心,一股強大的力量產生的衝擊波朝著四周激盪而起。

煙塵飄蕩,震動駭人。

周圍圍觀的人,隻要武學修為不夠的弱者,難免會被這樣強悍的勁風和衝擊波吹得人仰馬翻。

這嚇得周圍觀戰的袁家人、紅蛇和童紫嫻都不得不再度後退,唯恐波及。

同時他們也全都驚駭地望著那煙塵之中的兩條人影。

隨著煙塵消散,兩人的身形重新露出。

隻見軒轅英雄和袁炎腳下已經出現了一個大坑。

這個大坑,彷彿是被某種強大的力量爆炸摧毀出來的一樣。

而在他們周身五米範圍內,籃球場的地板更是猶如犁了一遍般寸寸龜裂翻起。

蛛網般的裂紋更是爬滿了整塊籃球場地,看上去滿目瘡痍。

“這就是絕頂高手的戰鬥嗎?”

所有人的目光都充滿震撼。

剛纔軒轅英雄和袁炎的一對拳,那所產生的效果宛如一枚炸彈在籃球場上爆炸一樣。

這樣的戰鬥,甚至比剛纔童淵和賀江濤的戰鬥更為恐怖!

所有人都擦了擦眼角,想要看清楚這一拳之後的結果究竟是誰勝誰負?

隻見軒轅英雄和袁炎兩人挺拔站立,兩人對了一拳之後,拳頭都已經收回。

軒轅英雄昂聲開口:

“赤翼候,承讓了。”

“紅蛇我就帶走了,後會有期。”

說完,軒轅英雄朝著紅蛇招了招手。

紅蛇扛起了父親的屍體,然後迅速跟上了軒轅英雄,隨著他一同離去。

而袁炎卻站在原地,一言不發,任由兩人離去。

袁炎不發話,袁家其餘人也不好行動。

直到軒轅英雄和紅蛇離去之後,袁家人才紛紛圍攏上來。

“二叔,為什麼放他們離開?”

“我們動不了軒轅英雄,難道還動不了那個賀家的小賤人?”

大王子袁貪狼憤懣質問。

袁炎這才長長喘了一口氣。

他緩緩抬起自己的右拳。

隻見他的右拳表麵看上去冇有什麼傷口,但是五指卻軟綿綿地垂下。

袁巨門詫異道:

“二叔,這是什麼意思?”

袁炎歎氣道:

“你們以為我不想殺那賀家小賤人嗎?不是我不想,而是我殺不了。”

“我的拳頭,骨骼已經被軒轅英雄的內力給轟碎了!”

聽到袁炎的話,袁家人大吃一驚。

隻聽袁炎繼續說道:

“剛纔我和那軒轅英雄看似對了一拳,但是實則是雙方內力的比拚。”

“但是可惜軒轅英雄技高一籌,內力比拚我輸了,所以整個拳頭的骨骼都斷了!”

“如今軒轅英雄要保紅蛇,我們在場的這些人就是一起上也不會是他的對手。”

袁家人聞言紛紛吸了一口涼氣。

袁炎乃是袁家悍將,他當年在戰場之上更是橫掃四方,無可匹敵。

然而就是這樣的高手,卻竟然和軒轅英雄比拚一招就分出勝負。

這樣的結果,讓袁家人一時間難以接受。

袁貪狼不由得怒道:

“難道我們袁家,就治不了他嗎?”

袁炎說道:

“當然有人能治他!”

“他就是我的大哥,你們的父親,寧王袁烈!”

“寧王武功蓋世,隻有他才能和軒轅英雄一決高下!”

聽到寧王袁烈,所有袁家人的眼中都湧現出崇拜。

袁烈,乃是袁家所有人心中的武神!

自從寧王袁烈成名以來,未嘗一敗。

若是袁烈親自出馬,那軒轅英雄必然討不了好!

袁炎望著軒轅英雄離去的方向,目光森然。

“今天,我們我們隻能暫且將仇恨收起來。”

“但是遲早有一天,這個仇我們會向軒轅英雄還有那賀家小賤人報!”

“我們先回去向寧王稟報這件事,讓寧王為我們做主!”

“我們袁家,絕對不會就此忍氣吞聲!”

袁炎說完,率領著一眾袁家人忿忿離去。

在體育館中,隻剩下了童紫嫻一個人還抱著童淵的屍體在哭泣。

省城。

火化場。

烈火熊熊燃燒的焚化爐內,賀江濤的屍體正在被焚燒。

焚化爐旁,紅蛇正跪在軒轅英雄的麵前,聽候處罰。

軒轅英雄冷聲說道:

“紅蛇,我力保你,是因為你家遭遇不公。”

“但是你畢竟參與連環凶殺案,作為幫凶,破壞法治。”

“尤其你在軍中有所職務,卻擅離職守,以權謀私,隱瞞不報!”

“這些罪名加起來,槍斃你也毫不為過!”

紅蛇恭敬回答:

“屬下聽憑國將處罰。”

“如今屬下大仇已報,心願已了,死又何懼?”

軒轅英雄望著紅蛇,失望地搖搖頭。

他原本對於紅蛇寄以厚望,卻冇想到紅蛇竟然會犯下這樣的錯誤。

不嚴厲處罰紅蛇,難以嚴明紀律。

當即軒轅英雄說道:

“我罰你前往海外參加最危險的特工和間諜工作,用你這條命為國效力。”

“那工作九死一生,曾經有多名優秀的特工折損犧牲,犧牲率高達百分之九十。”

“並且因為工作的特殊保密性質,即便你犧牲了也會藉藉無名,得不到任何撫卹和名譽,甚至還會揹負汙名。”

“如果你一輩子不能立下重大功勞將功折過,那麼你一輩子不得回國。”

軒轅英雄說完,轉身離去。

紅蛇朝著軒轅英雄的背影深深拜下。

“屬下多謝國將開恩,必不辱使命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