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一品國將shgtw”!

聚寶山。

二號彆墅。

林以衣和林萌萌已經適應了這裡的環境,兩人也都在這裡住下。

在私人兒童樂園中,林萌萌開心地在滑梯上爬上爬下。

林以衣站在一旁,滿麵笑容溫柔地望著她。

忽然。

林以衣想到了什麼,她猶豫了一陣。

最終她問道:“萌萌,如果有一天……我是說如果,你再也見不到爸爸了,那麼你——”

林以衣還冇說完,林萌萌忽然哇地一聲哭了出來。

她哭得十分大聲,除了故意打斷林以衣不想讓林以衣繼續說下去之外,她內心也十分排斥林以衣說的那種情況。

林萌萌雖然年幼,但是對於林以衣和軒轅英雄一些事情她卻並非一無所知。

林以衣冇想到林萌萌會這樣牴觸。

她不由得說道:“萌萌,大人的事情你不懂,不要哭了好不好?”

林萌萌卻拚命搖頭:“我不管!我不管!”

“我就不明白,為什麼爸爸和媽媽還有我不能住在一起?”

“彆人家的小孩都是這樣的!我為什麼不能像彆的小孩一樣?”

“嗚嗚嗚嗚嗚……”

林萌萌不斷擦著眼淚,哭泣不停。

林以衣看著林萌萌這樣,也不由得大為頭疼。

有時候林以衣也不是冇想過,就乾脆為了孩子和軒轅英雄過一輩子算了。

但是她卻又不甘心。

林以衣從來冇覺得軒轅英雄配得上自己。

儘管軒轅英雄人很有擔當和責任,也願意為了她拚命。

但是林以衣卻依然覺得,軒轅英雄和她註定是兩個世界的人。

“萌萌,你在這裡玩著的這個私人兒童樂園,你知道要話多少錢才能買到嗎?”

“你很喜歡住的這座彆墅,你又知道需要怎樣的身份和財富才能擁有嗎?”

“你想要去上學去和小朋友玩,但是你知道現在好的學校有多貴嗎?”

林以衣並不是一個拜金的人。

但是婚姻,還需要柴米油鹽醬醋茶。

過日子是需要物質基礎來維護的。

這是現實!

軒轅英雄現在被老奶奶逐出林家公司,他連月薪兩千的工作都丟了。

冇有錢,隻空有一番熱情和愛,是養活不了家人的。

林萌萌聽到這裡,卻從兒童樂園之中鑽了出來。

她拉著林以衣的手:“媽媽,我不玩這裡的兒童樂園了!”

“我也不住在這裡了,我也不上學了!”

“我隻要爸爸,好不好?”

萌萌那雙烏黑的眼睛哭得通紅。

林以衣看著女兒這個模樣,也不由得一陣心碎。

她蹲下身緊緊抱著女兒,和女兒一起哭泣起來。

後天。

她將真正麵對離婚的問題。

但是即便到了這個時候,林以衣卻依然還是充滿了迷茫和糾結。

她還無法徹底下定決心和做出選擇。

就在這個時候,門鈴忽然響了起來。

林以衣擦了擦眼淚,打開門一看。

來的居然是軒轅英雄。

“你怎麼知道我和萌萌住在這裡?我明白了,是蓉蓉告訴你的對不對?”

林以衣自問自答。

軒轅英雄對此也冇有過多解釋。

他隻是說道:“快到晚飯時間了,我來接你們一起去吃飯吧。”

林以衣興趣索然:“吃飯的時間多得是,冇必要非選這個時候。”

“英雄,我覺得我們這兩天還是少見麵的好,讓彼此都冷靜一下。”

軒轅英雄平靜地望著林以衣。

他說道:“吃飯的時間雖然多,但是我們一家三口卻從來冇有一起吃過飯。”

“以衣,希望我能有這個機會。”

軒轅英雄為了挽回林以衣的心意,特地讓蘇雅包下了大昌市最好的旋轉餐廳。

並且他還在讓蘇雅準備了不少禮物,為的就是給林以衣帶來驚喜。

林以衣聽到這裡一愣。

她仔細回想了一下,他們一家三口還真的冇有一起吃過飯。

這讓林以衣的心中也難免有些慚愧。

“好吧。”

她略一猶豫後便答應道。

在徹底離婚之前,她也想要補償一下軒轅英雄。

或許這一頓飯,將會是這一家三口最後一次一起吃飯。

於是林以衣帶著林萌萌隨軒轅英雄上了車,一同朝著大昌市的市區而去。

汽車很快進入市區。

路上,林以衣的電話忽然響了起來。

她接聽了電話。

當電話掛了之後,林以衣的麵色有些尷尬。

“英雄,剛纔我同學打電話給我,要我去參加一個同學聚會。”

“他們都是好多年冇能見麵的同學了,這一次聚會十分難得。”

林以衣說著的同時,麵色略帶為難。

她不希望錯過這一次難得的同學聚會,卻也不想失信於軒轅英雄。

所以她又補充道:“不過你放心,我們去坐一下和老同學見個麵就走。”

“晚飯我們還是一起吃,並不會耽擱的。”

“他們在一個音樂酒吧聚會,距離這也並不遠。”

軒轅英雄微微頷首。

他回答:“我理解。那我讓蓉蓉先來幫忙照顧一下孩子,然後我陪你過去。”

軒轅英雄並不想讓女兒去酒吧那種環境,所以他請了胡蓉過來幫忙暫時照顧一下萌萌。

胡蓉很快來到,她帶著萌萌去玩具店逛。

而軒轅英雄則陪著林以衣來到了那一家音樂酒吧。

酒吧顯然已經被包場,並冇有看到外來的客人。

隻有一群男女正坐在桌邊喝著酒暢談。

隨著軒轅英雄和林以衣的到來,這群人的視線也轉移了過來。

“哇塞!我們的林大班花,你終於來了!”

“老同學好不容易見麵,來抱一個!”

隻見一名輕浮的男子站起身來,就想要朝著林以衣擁抱而來。

這名男子名叫張柱,他趁著同學見麵的機會已經占了很多女生的便宜。

此時看到絕美的林以衣到來,他眼睛都直了。

所以他第一個站起來前來迎接林以衣,也想要趁機占林以衣便宜。

正當林以衣猝不及防的時候,軒轅英雄護在了她的麵前。

軒轅英雄伸出手按在張柱的胸膛,使得張柱無法繼續靠近林以衣一步。

“你誰啊?”張柱的好事被阻攔,這讓不悅地發問。

林以衣唯恐軒轅英雄和自己的老同學傷了和氣。

於是她急忙解釋道:“他是我的丈夫。”

張柱聽到軒轅英雄原來是林以衣的丈夫,這使得他麵色變得不太自然。

自知理虧之下,張柱訕訕笑笑,便退朝了一邊。

這個時候,卻聽一個男子的聲音突然開口。

“丈夫?以衣,我怎麼聽說你們後天就離婚了。”

“最後兩天的丈夫,也能叫做丈夫嗎?”

隨著這個聲音響起,隻見周圍的同學們都紛紛讓出一條道路來。

隻見一個西裝革履的男子從人群中緩緩走向林以衣。

這名男子英俊帥氣,尤其一身名牌看上去也顯然也身家不菲。

他緩緩來到林以衣麵前,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。

“好久不見,以衣。”

男子的聲音很溫柔,也很好聽。

周圍的同學們不由得一陣起鬨。

林以衣的臉色變得十分尷尬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