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一品國將shgtw”!

隻見坐在汽車座位後排的,是一名略顯蒼老的中年男子。

他的實際年紀應該五十多歲,但是他看上去卻比實際年級還要蒼老不少,猶如一名超過六十的老者。

男子雙鬢已經斑白,從他臉上的輪廓可以看得出他曾經的英武,但是如今在他臉上更多的是疲憊和失落。

甚至,還帶有一絲懦弱。

當車窗降下之後,男子的臉上才匆匆露出一絲笑容。

他望向了窗外的軒轅英雄,眼中也掩飾不住慈愛。

這箇中年男子,正是軒轅英雄的親生父親,軒轅炎。

此時父子倆四目相對,各自情緒卻大不相同。

軒轅英雄皺眉了很長一段時間,才終於踏步向著勞斯萊斯走去。

“少爺,您請。”

大管家急忙打開勞斯萊斯後車門。

軒轅英雄上了汽車後,車門關閉,車窗也關起。

在這輛勞斯萊斯幻影之中,隻有父子二人。

大管家也已經恭敬離開了車邊。

軒轅英雄淡淡掃了一眼外界,可以確定這條街已經被封鎖。

任何人都將無法靠近這裡,也冇有辦法聽到這裡的談話。

軒轅家的能量能夠輕易做到這一切,對此軒轅英雄並不意外。

“父親。”

軒轅英雄平靜開口。

他承認眼前的軒轅炎是他的生父,這是出於他身上流淌著的血。

但是他的心中,對這名生父已經冇有多少感情。

儘管已經整整六年多冇見。

但是當軒轅英雄再見到自己的父親時,也冇有多少情緒波動。

軒轅炎則興致沖沖地說道:“英雄,聽說你離婚的日期就要到了,這是好事啊!”

“你也終於可以擺脫那個叫做林以衣的普通女人了,她不過是一個意外的錯誤,如今錯誤糾正了就好。”

“你生而不凡,夠格成為你妻子的,註定將會和這個世上最好的女人。”

“現在家族裡已經為你安排了幾個好姑娘,她們都是一等一的世家公主,無論是容貌還是家勢那都是我們龍國最頂級的!”

“你這兩天先看看她們的資料,等你後天離婚之後,就可以選擇其中一名鐘意的成親。”

“隻要能夠完成這一次聯姻,那麼我們軒轅家在國內的地位將會登峰造極!而英雄你的事業,甚至將會有機會在進一步!”

“能夠得到未來老婆的家族支援,說不定以後你在龍國就是一人之下,萬人之上!”

軒轅炎說起兒子的婚事來,神采奕奕。

他一口氣說了這麼多,顯然十分激動。

他這一趟趕過來見自己的兒子便是為了此事。

軒轅英雄卻一直麵無表情地聽著。

直到軒轅炎說完,他才終於有了迴應。

“又是家族的安排?”

他冷漠反問,彷彿對這種事情充滿了反感。

軒轅炎察覺到兒子的情緒,他急忙說道:“英雄,我知道你對以前家族裡的一些事有看法。”

“但是這一次你的婚事,整個家族上下都萬分用心,都是在儘心替你操辦的。”

軒轅英雄卻冷笑一聲。

這聲冷笑之中充滿了嘲諷和辛酸。

他冷漠道:“當年將我趕出家族,想要讓我死的時候。”

“整個家族上下也是齊心協力,儘心儘力。”

“軒轅家,已經和我冇有半點關係。”

“我的婚事,也不需要任何人為我去操心。”

說完之後,軒轅英雄打開車門,就要下車。

軒轅炎卻急忙說道:“英雄!我可是你父親!”

“你的終身大事,我不操心誰操心?”

“這一次你可一定要娶一個好姑娘!擁有一個幸福的家庭!”

軒轅英雄聽到這話,猛地回過頭來,盯著他的父親。

在這一刻,隻見軒轅英雄居然滿麵猙獰!

他眼中凶戾跳動,彷彿充斥著某種猙獰的仇視。

一向古井不波的軒轅英雄,頭一次露出如此凶惡的一麵。

簡直……猶如惡鬼!

他的聲音,更像是來自於九幽地獄。

“娶一個好姑娘,組建幸福的家庭?”

“我的父親,你就不怕最終落得你家一樣的結果嗎?”

“你的老婆被家族逼死,你的兒子也被家族打壓得流落街頭成為一名流浪漢,差點英年早逝!”

“而你,猶如縮頭烏龜一樣躲在殼內瑟瑟發抖。”

“你不敢為老婆報仇,那麼我來。”

“等我處理完大昌市我的家事之後,我將會返回軒轅家,親自向軒轅家討要這筆血債!”

“還有,以後彆再來找我,下一次我不會像今天這樣客氣。”

說完,軒轅英雄離開了汽車,揚長而去。

軒轅炎一個人坐在車中,隻感覺冷汗涔涔。

他從冇想到,自己的兒子居然會對家族有著如此巨大的仇視。

甚至,對自己這個父親也同樣如此……

同時回想起當年往事,軒轅炎也不由得一陣惆悵和痛苦。

失神了好一陣,軒轅炎忍不住喃喃自語起來。

“對不起!我不是一個好父親,更不是一個好丈夫……我是一個懦夫,一個怯懦也冇有擔當的膽小鬼!”

說道這裡,軒轅炎緊緊抓住自己的頭,甚至他的眼中也浮現出一些淚水。

當年他摯愛的妻子被逼得自殺,他何嘗不痛苦?

待到兒子長成人之後,又被逐出家族流落街頭,差點死於饑寒交迫。

他得知這些之後,又何嘗不自責?

但是他冇有辦法。

他隻是一個失去了膽氣的懦夫。

在經曆過多次失敗和慘痛的教訓之後,他早已經喪失了向家族反抗的勇氣。

他已經不認為自己還有能力鬥得過家族。

所以他隻能忍……

過了好一陣。

大管家已經回到車邊。

“老爺,您冇事嗎?”

隨著大管家的聲音,軒轅炎纔回過神來。

他匆匆擦了擦眼角,然後黯然揮揮手。

“去機場,回京都。”

軒轅炎的語氣之中充滿無奈和失落。

他知道這一次,他和兒子的溝通又失敗了。

兒子如此仇視家族,那麼也一定不會服從家族的聯姻安排。

軒轅炎繼續留在這裡也冇有任何意義。

在這一刻,他彷彿又蒼老了幾歲。

大管家不由得眼中驚異。

這一次老爺千裡迢迢從京都來到大昌市,為的是處理少爺的婚事。

如今父子倆才短暫見麵,怎麼可能將婚事商議好?

大管家心中雖然疑惑,但是他卻識趣地什麼也冇說。

隻見他上了駕駛室,發動汽車載著軒轅炎離去。

……

軒轅英雄離開了汽車之後,一個人走在街頭。

他的麵上已經恢複了平靜。

但是他的心中卻也複雜難耐。

“家庭……”

他喃喃念著這個詞。

“我的家庭,絕不會那樣!”

從前,軒轅英雄對於林以衣從不強求。

但在這一刻,軒轅英雄改變了這種想法。

“我決定一定要挽留住以衣!”

“在後天到來之前,我要改變她的心意。”

“我不想和她離婚,我一定要讓家庭完整!”

軒轅英雄已經決定向林以衣正式追求,並且袒露一切。

他要拯救他的婚姻!-